Matrix 精选

Matrix 是好运排列3技巧的写作社区,我们主张分享真实的产品体验,有实用价值的经验与思考。我们会不定期挑选 Matrix 最优质的文章,展示来自用户的最真实的体验和观点。

文章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好运排列3技巧仅对标题和排版略作修改。


继承了 2004 年初版 Motorola RAZR V3 「刀锋」翻盖手机设计、搭载了 2019 年的折叠屏技术的 Motorola razr 2020 很可能是数码爱好者们最期待的手机之一。这样一款受到万众瞩目的手机,在经历了短暂的 「由于供不应求导致延期发货」 后 ,终于在 2020 年 2 月 6 日正式发售。

由于运营商的失误运气较好,我预购的 Motorola razr 2020(下统称 razr 2020,与 RAZR V3 等其他机型区别)得以提前发货而在上市前便开始上手使用。作为一名从功能机便开始使用 Motorola razr 系列的用户,我想写一些自己在将 razr 2020 作为主力机使用一周后的简单体验。

惊艳的设计与屏幕并不一定好用

razr 2020 在去年 6 月发布后便吸引了来自全球的数码爱好者的目光,而 Motorola 也十分了解这款手机的受众们,razr 2020 的包装提供了充满仪式感的开箱体验——黑色方尖碑的外包装顶端为半透明的亚克力,上手便可以透过这个「天窗」看到包装里 razr 2020 的「刀刃」。向上抽出外盒后,便是内包装支起而矗立着的 razr 2020,及紧贴其身后、类似 DROID Turbo 背板弹道尼龙质感的、眼镜盒状的配件盒。

Motorola 也将 razr 2020 的包装设计作为这款手机卖点之一而加以宣传,并且希望用户保留包装盒、将它作为 扬声底座 (nightstand amplifier)使用。根据 JRE 的拆解 来看,此包装盒底部除去设有声孔以外,并没有更多的针对声音的优化设计。而实测,将 razr 2020 插回内包装后,扬声器表现与直接功放仅有极为微小的差异。所以作为底座 razr 2020 的内包装是合格的,但作为扬声器的话可能太勉为其难了。

razr 2020 拥有极佳的开箱体验
聊胜于无的扬声器底座

不包括 razr 2020 ,在 2019 年发布的折叠手机已有 Royole Felxpai 、 Samsung Galaxy Fold 、 Huawei Mate X 外加不敢买、大概也买不到的 Escobar Fold 1 三款。但 razr 2020 却是第一款采用折叠屏技术将手机做小、而非将平板电脑做成手机大小的产品。

无论怎样改变现有手机的形态,其关键自然都在于屏幕上。对于 razr 2020 而言,与其前辈 Motorola V3 一样,拥有翻盖上的一块较小的外屏和打开翻盖后的较大内屏。被 Motorola 称为 Quick View 的 2.7 英寸 gOLED 外屏由玻璃覆盖,分辨率为 600×800 ,只能用于查看时间日期,切换歌曲,处理通知,快捷回复消息等。而作为重点的内屏采用了由 TCL 供应的 6.2 英寸、比例为 21:9 的 pOLED 折叠屏,分辨率不足 1080p ,仅为 2142×876 。

在过去一周的实际体验中,内屏的观感并不差,亮度在一般情况下也是足够的。问题是屏幕较低的分辨率会使得如 YouTube 等一些 app 的最高清晰度限制在 720p ,此时体验就不甚理想了。另外,尽管 razr 2020 的内屏最高亮度表现不错,但由于其材质的原因,这使得外屏的眩光十分严重,再加上其较弱的抗指纹能力,在阳光直射时的可视性并不能令人满意。

外屏在运动或通勤时十分方便,内屏观感不错但抗眩光能力一般

几乎现阶段所有折叠手机都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折痕——虽然我一直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在我之前使用 Samsung Galaxy Fold 的体验当中,被大家广泛吐槽的那道明显折痕,在点亮屏幕后我绝少有察觉它的存在。

而对于 razr 2020 而言,由于其纵向折叠的设计,在进行触控滑动操作时,经常会触摸到屏下略微突起的铰链结构;又由于 razr 2020 的屏幕是「浮」在机身上、而非与机身贴合的,所以在触控点击时可以感受到屏幕后与机身结构之间的微小「间隙」被按下。另外,不确定是品控问题或是本身设计如此,我手上 razr 2020 的屏幕显示部分在点亮时,在铰链处可看到有不平整的轻微内凹,在使用白色背景 app 进行滚动操作时较为明显。

屏幕的折叠机制,铰链处的屏幕有轻微的不平整

razr 2020 的特殊设计使得屏幕被弯折时, 中间对折处会被「纳入」到铰链内 ,避免了 Galaxy Fold 上直接折叠而产生的较深的折痕。但也正因为铰链的设计,使得塑料屏幕在每次开合时都会被拉扯,这直接导致每次我在打开或合上翻盖时都可以听到铰链处传来的嘎吱作响。

而且,razr 2020 的铰链锁定并不如 Galaxy Fold 的牢固,加上机身顶端与屏幕结合处为折叠屏「伸缩」预留的较宽的空隙、偏长的尺寸导致的整机重心靠上、折叠屏四周的因复刻 Motorola V3 而边缘设计得有些硌手的塑料边框、以及同样是塑料材质的背板——razr 2020 整体在使用起来,并没有给我带来其拥有顶级做工用料的感受。

够用的性能、充满妥协的续航

razr 2020 采用了 2018 年中旬发布的骁龙 710 移动平台,6+128G 的储存组合,这套配置常见于两年前各款中端机当中,如 Nokia 8.1,小米 8 SE,坚果 Pro 2S 等。好的 SoC 不等于流畅的体验,我吃灰的 Pixel 3 ,说的就是你,但是先进的 SoC 至少更有可能带来整体更好的体验。对于我这样几乎不玩手机游戏的用户而言, razr 2020 的配置自然是够用的。

实际使用中,切换多任务时十分流畅,但在启动 app 时可以察觉到比搭载了更高端 SoC 手机会慢上些许。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razr 2020 的下半部分在日常使用一段时间后虽不至于烫手,但会有能感知到的明显发热情况。同时,手机的上半部分一直保持冰凉,打开翻盖横屏双手握持时,左右手的温差的体感并不舒适。整机配置当中同样过时的还有手机的振动马达,根据拆解来看, razr 2020 在其底部扬声器左侧位置装载了一颗转子马达 ,在振动手感愈发被强调的今天,其实际体验振感可以说非常令人失望。

在充电表现上,未有配备无线充电的 razr 2020 搭载了 Motorola 2014 年便在 DROID Turbo 上采用的 Turbo Charging 15W 快充,随机充电器支持 5V/3A, 5V/2A, 12V/1.2A 三档,兼容高通 QC 2.0。在 2020 年的今天,一众国产厂商在充电速度上狠下功夫的背景下,这个充电效率只能算是一般。实际使用下,从完全耗尽电量到充满电大约耗时一个半小时。

而在续航上,尽管 Motorola 宣称 razr 2020 可以提供一天的续航,但大小为 2510 毫安的电池并不能让人因为厂商的承诺而放心。我工作日一般仅对手机进行轻度的使用,而在这样的使用环境下要支撑一天,razr 2020 仅能提供 3.5 至 4 小时的亮屏时间。

差强人意的电池续航

接近原生体验的系统、扫码级的相机

razr 2020 基于 Android 9 的系统延续了从 Moto X 开始的近原生 Android 体验的传统。除去 Motorola 自家的相机 app,剩下只有 Device Help 和 Moto 两个非原生 app。其中 Device Help 仅提供储存空间查看,硬件诊断与保修查询等最为基本的信息,连储存清理功能都居然是直接跳转到 Google 的 Files 进行,令人哭笑不得。

Moto 则是 Moto Actions 操作快捷功能,与 Moto Display 屏幕易用功能的合集。Moto Action 当中的三指截屏、截屏编辑、翻转勿扰等功能都十分常见。而在此其中,Motorola 祖传快速翻腕旋转两次呼出相机 app 的 Quick capture、以及轻挥两次呼出手电 Fast flashlight 这两项功能,在 razr 2020 打开翻盖的情况下并不如以往顺手——由于前文提到的机身过薄、重心以及铰链稳定性的问题,握住下半机身使用这两种操作时上半部分都会有非常明显的晃动。

这两项功能的「正确使用姿势」大概是握住铰链处、同时稳定手机的上下半部分。但考虑到 razr 2020 的初始使用状态屏幕必然处于闭合,在翻盖打开后用户的握持手——无论大小——必然位于机身的下半部分,这使得这两项功能在不调节握持姿势的前提下,更适合在翻盖闭合状态下打开手电或进行自拍。至于 Moto Display,则包含了对外屏通知的设置,以及注视屏幕常亮这两项基本功能。

至于配备了与一加 6 同款 IMX 519 的 razr 2020 相机水准,在今天的标准来看,只能被归到是扫码级当中。白天光线充足时,razr 2020 的成片还是可用的,但也有着解析力不足、色彩平淡等缺点。其中 razr 2020 的自动 HDR 被触发时,类似建筑物边缘位置的合成失真的现象复现概率极大。

室内弱光下 razr 2020 的照片开始出现大量噪点。而到了夜景时,照片直接糊作一团,夜景模式的开启与否几乎只会影响成片的颜色取向与亮度,几乎不可用;加上拍摄夜景时,按下快门键后响应与处理速度极慢,使得我完全没有用 razr 2020 拍摄夜景的动力。事实上,Motorola 自带相机 app 当中有许多有趣的功能,包括喷色处理、类似 iPhone 可替换背景的人像模式、动静结合的 Cinemagraph 模式等等,但相机较低的成像素质使得我并不想去反复尝试这些功能。

白天表现尚为可用
无论是否开启夜景模式都几乎不可用

一些非实用主义的想法

razr 2020 作为智能机好用吗?还行,但在 2020 年,想要买到一台不好用的手机已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那么将 razr 2020视作实用主义的消费品,能够支撑起它价位税后约合人民币 12000 的价位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仅从参数这一个维度来看,razr 2020 的配置与刚刚发布的堆料狂魔 Galaxy S20 Ultra 相比,完全不像是同一时代的产品,而 Galaxy S20 Ultra 在美国的起售价比起 razr 2020 居然还要便宜上 100 美金。

razr 2020 显然是一部设计理念先行的产品。事实上 Motorola 的工程师也在采访当中提到过,设计这部手机的工作在一开始,便是围绕复刻 Motorola V3 的外形开展的。这样一部将实用性的优先级放在较低位置的手机,配合上目前并不成熟的折叠屏技术,也就不出意料地难以带来上佳的使用体验。

为什么你会需要一部折叠屏手机?每个人对同一个物品都会建构不同的意义,也许你希望将平板电脑轻松地装进口袋中,那么 Galaxy Fold 或 Mate X 兴许能够满足你的需求;也许你对愈来愈大的手机尺寸深恶痛绝,大概你可以期待即将上市的 Galaxy Z Flip。但所有的这些需求,现阶段而言,在传统直板造型的智能手机上都可以得到满足,并且可能被满足得更好。目前折叠屏手机一定可以满足的需求只有一种——那就是对最新应用科技的热爱。

Motorola V3 是我拥有的第一部彩屏手机,在它所诞生的 16 年前,Motorola V3 并不是彼时市面上配置最为豪华的手机,其科幻感极强的金属 T9 键盘极短的键程在问世之初也曾饱受诟病。今天的 Motorola razr 2020 亦是如此,如 Droid Life 的评测 所写,它一定不是一款优秀的消费品。毕竟 Motorola razr 2020 除去逆潮流的、棱角分明的、富有侵略性的翻盖设计,几乎主流旗舰手机具有的一切优点它都没有。

但我不认同此文评测者所说的这部手机不应当投入市场、不应存在于公共空间中。Motorola razr 2020 以最前沿的应用技术复刻了过去那个时代的一个标志,而这一商业行为进入到公共空间当中,引起了人们对上下翻折式折叠屏这一前沿技术的思考与讨论,对目前千篇一律的数码产品与实用主义占主导的设计思路的批判,以及老用户们对 16 年前的那个从数码产品形态、到设计理念、再到社会其他诸多方面都百花齐放的时代的怀念与追忆——这就足够了。

在彼时极具科幻色彩的 Motorola V3 问世 16 年后的今天,菲利普 · K · 狄克笔下的被妄想气氛所笼罩的反乌托邦没有成为现实,正如其他的过去人们对未来的诸多幻想与展望一样,都成为了回不去的未来。这部不完美的 Motorola razr 2020 于我而言,是对那个百家争鸣的、对未来充满着幻想与热情的时代的一次完美致敬。

> 参与 好运排列3技巧年度征文,瓜分五万元奖品 💃🏻

> 下载好运排列3技巧 客户端、关注 好运排列3技巧公众号,找到更多工作生活灵感 ✨